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阔天空

——士兵乙的读书笔记

 
 
 

日志

 
 
关于我

参见本人的开篇词(2010-08-15)

网易考拉推荐

洞穴奇案  

2015-01-02 20:3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洞穴奇案 - 士兵乙 - 海阔天空

有个当律师的哥们在十几年前告诉我,说在中国吃了官司,只要给法官送钱就可以了,给别人送都没有用,因为能主导最终判决结果的法官的自由裁量权特别大,只要钱送到位了,不愁能在法律的滑动条上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滑那么一小下。这位哥们深谙彼时彼地司法界的暗黑工作法则,金钱、权势、人脉关系充斥,缺少监督机制,有良心的人根本做不下去。我那时想,法律的规定为何如此宽泛,比如刑法中故意伤害罪致人重伤可以根据手段是否残忍、结果是否严重等条件可以分别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滑动范围从3年一直到死,所谓“残忍”、“严重”等词语似乎仅取决于人的主观判断,法律为什么不能像计算机程序中的if   then一样,完全精确规定好每一件恶行对应的惩罚措施呢?我总觉得立法机关制订的法律应该像天平一样精准明确,法官应该按照法律条文的规定进行精确的司法审判,而不应在审判中掺杂个人的道德和情感判断,这样从制度和工作流程上减少人为主观因素的影响,岂不是更有利于法律所倡导的的公平正义?

俗话说的“四十不惑”看来是有些道理的。或许只有人到了这个年龄,知识的丰富、人生的阅历才能把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看的更懂一点。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地,我也懂得了法律条文如此“宽松的原因:任何法律都不可能涵盖复杂多样的人类生活,法律之外的道德判断看来还真是必需的。

人类的社会行为如此复杂,有些是非对错确实难以分辨。前段日子出差期间,看到央视法治报道里面讲述了一个案例:卡车司机轮胎没气,到朋友开的修理店自己操作、免费使用充气泵,充气过程中轮胎爆炸把自己炸死了。责任怎么区分,谁应该赔偿谁,该赔多少钱?我忘了那个案件最后怎么判的了,但这个案件显示出了责任界定的复杂性。人们总是一方面期望法律和司法客观中立、铁板一块,不受包括法官在内的任何人的个人价值观和道德判断的影响,而另一方面却也期望法律和司法能够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代表公平正义、符合人类普遍的道德观念,甚至不拘泥与具体的法律条文,必要时还能网开一面。这两方面的需求确实有时候会存在矛盾,比如这本书讲述的富勒公案。

这个案件的事实陈述很简单:被困洞穴中的5个人获救无望、饥饿难耐、奄奄一息,抽签选出1人被其余人杀死分食,熬到救援到来。那么这幸存的4人是否犯有谋杀罪?14位大法官针对这个案件陈述了各自的立场,结果是支持有罪的与支持无罪的各占一半。这14位大法官并不是那种令人厌恶的讼棍,他们每个人的观点都有理有据,让听者觉得都很有道理,简直是一场增强版的罗生门。对富勒公案的讨论展示了人类生活错综复杂的一隅,法律与司法该如何兼顾道德、公义、社会、文化和人情的因素,这也是法哲学所要解决的问题。

对这种复杂性的认识也让我更加理解了法官自由裁量权存在的合理性。然而在司法实践中能够避免法官的主观恶意,尽最大可能保证社会公义吗?如果说法律和司法是对实施邪恶行为的人进行报复的合法手段,符合基本人性伦理的话,那么一旦出现了邪恶的法官,会有别的什么机制能够处理、依然维持社会公义吗?看来很难。在一个整天声称要依法治国的国度,连根本大法(比如那著名的摆设:第35条)都不能落实,遑论其它了。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