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阔天空

——士兵乙的读书笔记

 
 
 

日志

 
 
关于我

参见本人的开篇词(2010-08-15)

网易考拉推荐

尘世挽歌-乡关何处  

2013-05-24 20:29: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尘世挽歌-乡关何处 - 士兵乙 - 海阔天空

 

 

第一次知道土家野夫,是因看了柴静写的那篇“日暮乡关何处是”。文中描述了一个身世惨烈、行走于江湖的汉子,令人颇为感动。或许是因为敏感词的缘故,柴静文中只提了他的书,但并没有直引其书名,可能有心者才能从文章标题中看出与《乡关何处》的暗合。再后来,看了野夫获得2009年度中国当代汉语贡献奖的获奖感言“谁分巨擘除荆榛”。正如野夫所言,这个奖历次的获得者“是这个时代所要极力遮蔽和驱逐的一个方阵,是一个被侮辱、幽禁、流放和封杀的方阵;同时还是一个怀抱天良和血勇,坚持与愚昧和黑暗抵死相搏的方阵”。获此奖项不仅需要深厚的文字功底,更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斗争智慧。我那时虽然还没有看过他的文字,但犹被这种敢于说真话的气节所感动。当今的汉语,很大程度上在如张维迎先生所痛斥的语言腐败中逐渐丧失了交流功能,而且随着各种社会热点的不断涌现,所谓的敏感词列表日益庞大,汉语似乎已经出现了越来越不能正常使用的趋势。惟其如此,说真话实话,说人话,才愈发显得尤为珍贵。即使这样,我仍然没有去找他的作品来看,我猜想他的书可能无非是一些“革命小将痛说革命家史”般的往事,看后心情压抑,何必自寻烦恼。正如鲁迅在《呐喊》自序中所说,在铁皮屋子里面的睡觉的人即将窒息而死的时候,唤醒他让他清醒地承受无法挽救的苦楚,未必是一种正确的事。

直到有一天,在微博上看到了《乡关何处》中被迫删掉的那篇“地主之殇-土改与毁家纪事”。阅后心中激荡,不仅因为野夫所描述的当年故事的惨烈,更为他那深刻的洞察力而折服。书中没有波澜壮阔的宏大叙事,只是透过如史记列传一般的人物描述,平铺直叙从微观中展示那个时代的苦难与荒谬,并试图去揭示人性之恶的根源,这是对得起这个时代的伟大文字。于是去找他的书来看。没想到找他的书(全本)也是很费周张,因为这种起源于“白皮书”的书向来命运多舛,虽遵令阉割,但即使这样也难保阉割之后的版本存世多久。我不知内中乾坤,但凭网上所觅得的版本,感觉颇为混乱:书名从《江上的母亲》,到《拍剑东来还旧仇》,再到大陆版的《尘世挽歌》,出版后似乎又遭禁,再增删调整后改名为《乡关何处》,尚可存世。不同版本之间,不仅正文有所不同,就连章诒和作的序言也有不同。颇为讽刺的是,那些不同之处反而更加吸引人阅读。虽然这样一本讲真话的书在大陆出版时遮遮掩掩、惨遭阉割,无奈地屈膝于体制,但依然可令人阅后体察到人世间的无尽苍凉。

       野夫的文字,讲述着20世纪中国的苦难与荒谬,人性的扭曲与绝望,奇怪的是他竟能如此平静地讲述。许多年过去,当年的那些仁人志士,那些在蒙昧中被洗了脑,黑暗中怀抱着美好但却虚幻理想的人们,抛头颅洒热血,到头来换得的世界是他们心目中最初想象的那样美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