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阔天空

——士兵乙的读书笔记

 
 
 

日志

 
 
关于我

参见本人的开篇词(2010-08-15)

网易考拉推荐

爱因斯坦在中国  

2012-11-12 21:1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因斯坦在中国 - 士兵乙 - 海阔天空

自古以来,中国就是一个只有技术而没有科学的国度,所谓“四大发明”不过是些实用技术,要是放在今天发表论文的话,充其量也只能算是EI而非SCI。中国的学术传统往往重视技术的实际应用而忽视基础研究,对事物内部存在的深刻原理往往用哲学思辨的方式去解释,缺乏实践验证环节,有的甚至连基本的逻辑推理都没有。比如中国古代的数学书往往“述而无证”,只有问题和结果的描述,基本上没有欧几里得式的严密逻辑推理过程。或许这也是中国近代落后的原因之一。而西方在古希腊欧几里得发明的形式逻辑体系和伽利略以来通过实验追寻因果关系的两大基础上,逐渐走上了理性发展的道路,科学水平迅速赶超了中国。风水轮流转,这回要西学东渐了。

带给中国人以现代科学启蒙的是16世纪以来的耶稣会士们。传教士们为了最有效地传播福音,吸引中国人信仰基督教,必须提高自己的威望,扩大自己的影响。而传播科学技术,展示西方科学的坚实基础,吸引被现代科学震惊得目瞪口呆的粉丝就是提高传教士威望最有效的途径。比如很多传教士力图通过介绍牛顿的万有引力理论唤醒中国人心中的秩序感,进而增强对主的信仰。

意大利耶稣会士利玛窦与徐光启合作翻译了欧几里得《几何原本》的前6卷,这项翻译工作让利玛窦名声大噪。《几何原本》从极少的公设和公理出发,一步一步竟然能推导出那么多新的定理和推论,在我读初中的少年时代就被这种严密的逻辑体系所震惊,不难想象当16世纪经历过世事的中国大老爷们们看到《几何原本》后,会有多大的内心触动。

19世纪的李善兰就是被《几何原本》触动内心的人。他13岁读了利玛窦和徐光启翻译的《几何原本》前6卷,深深为这部名著未曾译完而遗憾。1852年,他和英国传教士伟烈亚力合作,历时4年,将《几何原本》剩余卷翻译完毕,了却了童年时的愿望。那是怎样的一种满足和幸福啊。我很好奇在那个没有金山词霸的年代,语言不通、鸡同鸭讲,怎么能将那么复杂的逻辑讲述清楚呢?我想除了几何图形的直观特点之外,只有坚持下去的信念,为了主的召唤,或者为了实现童年的理想。伟烈亚力为了到中国来传教,开始在伦敦学习中文,所有的学习材料仅仅是一本关于汉语入门的拉丁文书和一本中文版圣经。伟烈亚力又不懂拉丁文,因此还要自学拉丁文,以便读懂那本汉语入门的书。难以想象他是凭借一种怎样的执着和对主的爱,才完成了那后来许多的成就。

正所谓在空无一物的白纸上,容易画出最美的图画。中国人科学知识的贫乏竟成为了顺利接纳新理论的原因,1917年以后中国人基本上无异议地接受了相对论。直到后来,尤其是建国以后,在“一边倒”向苏联、反右、中苏关系破裂、批林批孔、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等等的各个历史阶段,无数跳梁小丑表演了一幕幕批判“反动学术权威”的闹剧。建国以后的事,多说无益,不说也罢,尽管本书是合法出版物,呵呵,世道险恶,安全第一。

    本书是在作者博士论文的基础上改写的,一本362页的书,正文只有225页,其余的基本都是参考文献,有的一章的参考文献就有260多条,且一一标明引用。起初还感觉花钱不值买了些废纸,但转念一想,权当感受一下作者严谨的治学态度了。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